转:不确定性就是唯一的确定

6月16日,中国量化投资学会副理事长王瑞军接受了业内同行的专访,他指出:不确定性就是唯一的确定,并提出“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的指导理念,这一理念正是中国量化投资学会自成立以来所倡导和一再践行的,以下便是专访内容。

专访中国量化投资学会副理事长王瑞军:不确定性就是唯一的确定
王瑞军现在更喜欢做一些对社会有“增”量的事情,相对于攀比显赫的名利场,投资市场上的勾心斗角,他都不看好。

见到王总的时候他刚刚回国,一脸的疲惫,甚至眼睛有些微红。这次美国之行,约2个月,王瑞军去了一些美国著名的高校,比如哈佛、斯坦福、麻省理工,还去了华尔街。有朋友问他是不是去美国躲避雾霾,他的回答是“Idon’tcare”。

作为中国资本市场上最早的一批交易员,王瑞军经历了中国资本市场上的风风雨雨,在实盘操作中逐渐形成了系统化的交易风格。但是这些经历对王瑞军来说,似乎并不令他满意,他讲复活节岛上石像的故事,说自己现在更想去做一些能为社会带来更多价值的事情。

“我一直以来的想法,就是我做什么事情,喜欢走在别人前面,想一些比较新的东西,用创新的思维去做一件事情。”王瑞军这种走在别人前面的行为,确实为他在投资市场上的发展带来巨大的空间。

上世纪90年代,王瑞军在中国国际期货公司时,对两个系统进行了研究实践,一个是关于交易平衡点的系统,另一个是波动交易系统。这两个交易系统是第一次运用系统化的定量的方式来描述市场从而进行交易,每次交易时都有确定的进场点、出场点和头寸管理等。

2004年的时候,王瑞军和一个在美国回来的朋友合作研究交易工具,比如双向夹板,交易机关枪等下单系统,也就是现在的算法交易系统。开发完成后,王瑞军亲自动手操作,了解豆粕和大豆之间的套利,在什么价差的情况下可以进场?什么时候可以出场?研究中王瑞军发现对进场和出场的速度要求比较快的时候,这些交易工具能抓住市场瞬间的波动,从而有利于交易。

当时期货公司还没有提供开放的API接口,无法通过完全自动化的方式下单,王瑞军就开始用半自动化的方式来辅助交易,这在当时的期货市场,是一个创举。

“我要永远和他们保持不一致,这样才能盈利”,这就是王瑞军给出的答案。作为国内最早使用中低频模型的人,当别人开始使用中低频模型时,王瑞军开始做高频交易,当别人开始做高频交易时,他反而放手不做了。如果非要在投资市场上战斗下去,王瑞军会选择PE(Private Equity私募股权融资),或是VC(Venture Capital风险投资),在他看来,风投促进了社会资本更好的向高科技领域配置,资金投向于高科技领域,从而促进了社会的发展和进步。

市场的竞争是非常残酷的,在整个期货市场中,95%的人都有可能被消灭掉,剩下的不到5%的才会成功的人,要具有一定的竞争优势才能在市场中站稳脚跟。这种优势从哪里来?王瑞军说“只能从自己身上去找”。在王总看来,符合整个社会生存竞争的法则,哪里都是一样的。只要大家服从这种规律,不管是二级市场还是其它市场,都能把事情做的很好。

“量化本身是一种工具,做量化的人,一定要知道哪里有钱,我们首先得选择市场,再选择品种,最后才是选择量化的模型。”对于量化投资的赚钱之道,王瑞军给出了这样的说法。哪里有钱,很少有人知道,这种发现市场“钱”的能力,需要在投资市场上身经百战才能锻炼出来。

王瑞军特别认同日本和美国自动化、智能化的工业发展。在中国,这种工业化、智能化的发展空间特别大,在量化投资领域也是一样。在大数据时代,计算机在数据处理、统计分析上都有巨大的优势,在交易执行上也有一致性,人在这方面就缺乏很多。人不具备的,计算机能做到。王瑞军认为人和计算机都是交易系统的一部分,是统一的,只有两者结合,才能达到最大的效果。

国内做量化投资的投资者,一部分人容易和别人发生矛盾,甚至会出现分门分派的现象。“不要总是去抨击别人,不要总是说别人的不好。别人有好的地方我们要吸收掉,别人错误的思想观点,我们可以不去理会,这才是一个真正的量化投资人。”王瑞军特别赞同北大的校训,在他看来“兼容并包,思想自由”更符合量化投资市场的规则。

系统化交易,要有系统化的完整方案。量化投资,并不单纯是一个模型,一个策略,量化适用于很多的地方。技术分析也需要量化,比如突破,加仓,开仓。什么叫突破,多少幅度叫突破,2%,1%,还是3%,在王瑞军看来,必须有一个量化、系统化的标准,否则在市场上就是一笔失败的交易。

成功的交易需要两方面的因素,内因和外因。在王瑞军看来,内因主要指人自身的修为程度,比如对交易品种的认知,熟悉程度;外因则是市场的环境,市场是否给投资者这个机会。一个人如果这两方面的因素都有了,他的成功,说是偶然,也是必然。一次成功,不代表着永远成功,成功之后,对自己有没有清醒的认识,决定着以后的投资之路能走多远。

“不确定性就是唯一的确定。我们人类永远无法穷尽这个世界上的规律。我们想知道的更多,去做很多事情,最后发现只是瞎子摸象,摸了一条腿而已。当一个系统突然崩溃了,我们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因为我们本身处在这个系统之中,我们只是系统的一部分。”在王瑞军看来,做交易的人永远是在不确定中把握确定,下一步是什么?怎么走?一定要把握住自己可以把握的部分。

在投资市场上,王瑞军相对起来更喜欢宏观的品种,比如股指期货或者铜。王瑞军称自己对宏观品种大方向的把握比较大一起,包括对流动性的把握,以及对整个国家宏观经济的把握。在他看来,股指品种就很好把握,但是另外一些品种,基于各种因素的叠加,除了本身宏观因素存在外,还有自身品种的特色的存在。

“一个人,必须在不断的学习中,才会有所突破,这是一个自我超越,自我更新的过程,我们不要把自己固化掉,最重要的是把自己粉碎掉,把以前的自我粉碎掉,这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这是王瑞军一直强调的事情,就像量化投资和“增量”一样。如何去做“增量”的事情,王瑞军更想去做科技创新和公益教育事业。如果有机会,他想去做老师,以实际的行动践行去做教育和公益事业的理想。

http://chinaqi.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477&extr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