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弗雷—对冲基金人物(转)

对冲行为,是通过在各种范围内发现可利用的低效率的公司与市场来优化资源的配置,从而获得利润的主要手段。而量化技术,则是这一目标达成的最有效手段。

  经过几十年的演变,Hedge Fund似已失去其初始的风险对冲的内涵,而蜕变成为一种可以将人的贪婪与智慧无限放大的金融工具。受2008年金融海啸及庞氏骗局的影响,对冲基金行业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短短两年间,资金流失严重,基金数量大幅减少,似乎又进入新一轮的整合时代,那么,对冲基金公司自身又是如何看待经济的潮起潮落,又如何在后危机时代运作呢?请看我们对罗伯特•弗雷的采访。

  罗伯特•弗雷,出生于1954年,拥有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应用数学和统计学博士学位。创立弗雷精算策略公司(Frey Quantitative Strategie)之前,弗雷先生为Harbor Financial Management公司的董事长和CEO。1992年至2004年,弗雷先生担任Jim Simons’Renaissance Technologies Corporation的董事总经理。在此期间,他创立了NOVA基金,后合并到Renaissance公司的Medallion对冲基金里。弗雷先生也曾在Kepler Financial Management公司担任董事总经理一职。他还拥有摩根斯坦利公司股票交易员和Harris公司项目经理的专业经验。

  2008年,弗雷先生及其妻子从弗雷家庭基金中拨款1500万美元投资于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应用数学和统计学院,设立了“弗雷数量金融学教授席位”。并于2008年12月创立弗雷精算策略公司(Frey Quantitative Strategies)。这是一家对冲基金管理公司,初始基金规模为3.5亿美元。

  弗雷先生对对冲基金发展形势的评价是:目前世界不同国家和地区对冲基金发展水平参差不齐,我们不应该将其作为投资领域的“异类”,而应该以保持中立的立场来认识和评判对冲基金。虽然对冲基金前景不明朗,机会仍会留给有准备的人。弗雷先生用经典的实战案例为我们生动地讲述了现代金融战争中对冲基金不可小觑的“核能量”。

  在熊市中赚钱更加可贵

  “我们很难定义对冲基金的核心本质,但如果要归纳其主要特征的话,那就是对冲基金能够提供市场的有效性”,弗雷先生说。

  对冲基金有别于传统的金融衍生品,在市场震荡时期表现独树一帜、风格鲜明。其投资策略具有多样性,可以投资黄金、股票、能源等众多领域,有着非常诱人的投资回报来源,其流动性和风险管控能力是其他投资无法比拟的。对冲基金不仅能帮助投资人实现财富保全和财富增值的愿望,而且数量分析与研发相结合的投资策略,使得更好的投资基金融入到资产组合当中,更优于单纯只包含股票和债券的资产组合。

  对冲基金的典型特征是透明度低,信息公开披露少,蕴藏多种营运风险,其中包括汇报回报失实、资金挪用、基金配置结构差及估值错误等风险,50%的基金投资失败都是由运作问题造成的,所以风险管控显得尤为重要,在熊市中赚钱更加可贵。

  数学天才和他的计量模型

  弗雷先生是一个数学天才,拥有应用数学及统计学博士学位的他,学以致用,花其一生编写以统计学为基础的电脑程式,建立完善的计量模型。弗雷多元策略基金能够以策略性的自动对冲赚取最佳回报。

  弗雷多元策略基金构筑资产组合时通过三个环节管控风险。首先,由投资研究部门做定性定量分析和前期的跟踪调查,这是投资的基础。该部门有一套完备而统一的运作体系,通过整合大量数据揭示仅凭人力无法察觉的信息。其次,是进行数学和统计学分析。一个训练有素的投资专业人士在运用数学和统计技巧时往往可以加深对问题的理解。基金运作人必须深刻理解经济的影响力,有效地利用一些商业信息确保基金的良好运作,同时查看法律文档以支持所做的分析,排除可能存在的非法隐患。最后,把所有这些整合在一起,投资、风险、营业运作尽职调查团队中的信用经理、CTA基金经理和新兴市场经理都拥有一票否决权,筛选表现较差基金的定量因素,再进行战略研究和战略分配,构建资产优化组合。好的战略战术不仅可以避免“业绩追逐”行为,而且可以在经济情况不可预测的情况下创造出强劲的资产组合,混合基金不失为一种抵御风险的有效选择。

  基金运作尽职调查不可或缺

  “许多对冲基金经理有一种奇特的共通之处,对他们而言,世界上各项投资跟经济环境没有关系。基金经理从事另类投资,为赚取可观的回报,有时甚至做出一些荒谬的举动,其实这也是管理人单纯追求高风险溢利,没有尽责降低投资风险的结果。”弗雷先生称,也有一批对冲基金经理缺乏设定投资架构的实际经验而无法应对其投资策略本身的复杂性,所以,基金运作尽职调查在管控风险上发挥着重要作用。

  弗雷先生介绍说,基金运作尽职调查通常是:对基金的法律和财务文件进行深入调查,与基金主要执行人和后勤支持的办公室人员进行电话会议,检查核实投资经理和基金的第三方服务供应商,并在初次调查后定期对基金的操作进行监督,评估和调查基金的法律以及运作层面的相关内容,从而确保操作评估与初次尽职调查时没有差异。

  弗雷团队曾为一所基金学校提供投资咨询服务,项目开始不久就发现其中存在诸多问题,如大量资金投资有误、利益相关者关系不明朗,等等。弗雷说,对他而言资金量的大小并不是关键因素,最基本的问题是在大家所关注的领域中如何运作实施以及分辨商业关系的优劣。如果这些方面出了问题,即使团队非常努力的推进,也不会收到很好的效果。

  再以基金大鳄Amaranth为例,通过调查弗雷团队发现Amaranth基金波动异常,多项数据表明事情正在起变化。弗雷认为,赚钱不应是基金仅有的目标,当很多人疯狂地向Amaranth追加资金的时候,正是基金运作尽职调查让他们幸运地避免了损失。

  尽职调查也能及时发现套利基金存在的营运风险,弗雷团队在审阅某套利基金的文件时发现其杠杆投资比例竟然高达1:90,他们对这一结果感到震惊,及时抽出资金。“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避免风险,也是为了寻找更多更好的投资机会,结果也证实了弗雷团队的准确判断”,弗雷回顾尽职调查的成功案例时总结道:我们之所以能及时作出正确判断,也是源于我们的积累过程。

  后危机时代他如此从容

  极其宽松的借贷环境和严重低估的风险加剧了投机活动的泛滥。无能的基金经理只为抢占市场,对未来经济形势盲目乐观,一旦投机资金进入市场就无孔不入,最终导致了2008年金融风暴。这场风暴同样也席卷了对冲基金,对冲基金行业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资金流失严重,失去公众信任。特别是严重依赖宽松信贷的房地产基金遭遇很大危机,很多房企都面临解体。这是个需要经历多年才能清理掉的烂摊子,世界经济也需要很多年才能恢复至危机前的水平。

  客观地说,2008年金融风暴同样产生了一些积极影响,对冲基金由此出现一些新动向、新变化:一些不良基金经理被清出市场,而那些高品质、表现卓越的基金经理则得以幸存,数据显示经历过这次市场起伏的基金经理表现更加优异。另外,2008年金融风暴过后,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投资压力加大,投资人对基金经理的选择会更加谨慎和挑剔。

  进入后危机时代,对冲基金不可避免将经历一系列改革。7月21日,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金融监管改革法案》,使之成为法律,标志着历时近两年的美国金融监管改革立法完成,华尔街正式拉开新金融时代序幕。就在我们推断金融监管改革法案会给对冲基金带来哪些影响,对冲基金是否做好充足准备时,面前的弗雷先生却表现坦然,似乎对此信心十足。

  “众所周知,《金融监管改革法案》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法律文件,很多人对该法案并不是很了解,通常大家对新法案都会感到恐慌,”弗雷先生接着说,“但是很明显,新金融监管改革法案更多的只是涉及美国大银行,而并非针对对冲基金,不会要求对冲基金做定期报告。”也就是说,如果基金正常运作,法案就不会对其产生任何影响。况且对冲基金是一种非常富有创造性、非常灵活的金融工具,如果政策发生变化,它们也能随时调整适应。弗雷先生分析称,监管机构通常会研究60到70个案例后才会推出一些实质性措施,这就给对冲基金一到两年的缓冲期,使得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学习和调整,也有足够的时间预测监管方向。所以,即使未来有大的监管举措,也不会让人觉得悲观。

  上半年对冲基金凭借做空原油获利丰厚,有人分析指出随着美国和欧盟经济的好转,对冲基金将对黄金形成包围之势,下半年黄金可能会成为对冲基金做空的对象。对此,弗雷先生称黄金的确是对冲基金所关注的对象,但是黄金走势由多种因素所决定。可以看出,当前经济格局中的黄金价格并非常态,极其不稳定。即使已处于高位,人们也依然对其有很高的预期,所以现在还不能对其作出明确判断。

  弗雷在中国

  弗雷先生对中国的每一样东西都很感兴趣,坚信中国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就投资而言,他更关注基金领域。由于中国卖空机制没有全部放开,单就投资比例而言,对冲基金所占比例相对较小,中国投资者也并不太了解对冲基金。但随着市场的进一步成熟和完善,中国投资市场也会变得多样化,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对冲基金产品出现,也会有越来越多的投资者明白对冲基金的概念,在资产整合的时候,他们将会考虑运用对冲基金这一投资工具。

  弗雷先生将带领他的团队在上海开设公司,加强同中国的合作。对此,弗雷先生说,在中国金融领域开展合作交流是一个重要的机遇,而进入任何一个新兴市场都是机遇与风险并存,“早总比晚好”,弗雷先生说道。

  这将是一项长期的合作,他们为此做了一项5到10年的长期规划。加强投资者教育、加快理财观念转变,让投资人明白财富保全和财富增值的区别是其中的重要一环。弗雷先生指出,投资者教育不仅仅是营销业务发展的机会,实际上也是对冲基金的职责。中国在未来世界经济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也对世界经济的复苏和发展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增进不同国家间的交流和合作是非常必要的,也是当今时代的潮流。

  小结:在签到簿上,弗雷先生给我们留下了美好的寄语:祝愿大家都能拥有财富、健康和幸福,在谈论如何平衡这三者的关系并拥有一个健康的财富观时,弗雷先生强调:“幸福是最重要的,幸福也是自己可以掌控的,只有你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才能选择幸福,当然如果你富有的话,那你就会有更多种选择。”

  弗雷个人简介:

  ·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数量金融学创始人及系主任

  ·芝加哥大学金融数学系兼职教授

  ·FQS公司董事长兼投资总监

  ·文艺复兴科技公司前董事总经理,负责Nova和Equimetrics基金的研发,最终合并到大奖章基金

  ·管理委员会委员,负责监管Meritage——文艺复兴公司的对冲基金的基金

  ·金融管理公司创始人兼董事总经理,于1992年被文艺复兴科技公司收购

  ·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应用数学和统计学(运筹学研究方向)博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